晨露点滴

再婚

二十多年前还在和先生谈恋爱的时候,有一天在好朋友家认识了她从马赛多尼亚来访的母亲。她母亲给我做了一杯土耳其式咖啡,斗状长柄小锅,咖啡磨粉加水煮好了直接倒入半截指圆的精瘦小杯,几口喝完后杯底一层咖啡粉渣,看上去比加勒比海滩上的沙泥还细软。我喝完后,她妈妈把我的咖啡杯倒过来搁在底盘上,等了几分钟,把杯子翻过来端详杯底咖啡残渣的形状。研究了一会儿,她放下杯子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如果我跟我现在这个恋人结婚,将来还会另有一次婚姻。

等到先生向我求婚时,我告诉他,按咖啡算命,这门婚姻要是接受了注定不会白头到老,我还得接一次婚。他灵机一动说,那你我结两次婚不就行了。我开怀大笑把咖啡的预言抛在了脑后。

一转眼,扯大了仨孩子。忙忙碌碌,进进出出,说不尽其中柴米油盐、甜酸辣苦。要不是眼前有三个活生生的少儿倩女,真不知道岁岁月月去了哪里。我受过委屈,他也没少挨折磨,但过了柳暗总有花明。我发过不少脾气,他也偶尔捏过拳头瞪过眼,但他气头上从不失礼,我气过了若无其事。多年来他还是那么风趣幽默,常常把我逗得嘎嘎大笑。

二十年婚周到了。先生订了两张去意大利威尼斯的机票,请我去“游人沼泽胜地”度假纪念。我欣然点头,带上了我结婚时穿的红色长旗袍。不是旅游旺季,威尼斯有味可品。古老的石街窄巷,弯弯的河流水道,深沉的教堂钟声,悄然的贡多拉船。最爱的是交臂抚背慢悠悠踏步小巷,烛光下双眼相对一口口细细品尝波罗洛葡萄酒和乌贼黑酱意面。

婚周那天,去逛了海鲜菜场,看了渔民刚送来的活蹦乱跳的大鱼小虾;坐了汽艇乘风破浪去穆拉诺小岛,观赏传统工匠手工制作玲琅百色的玻璃艺术;漫然走到运河边一个闹中取静的角落,坐在水边一面体会逗留脑里悠悠旋转的中餐香槟酒,一面欣赏午后阳光下百年建筑。到了黄昏,来到一座十六世纪曾是贸易大楼的古楼。四层精品商店纷纭环绕中央庭院,从中央庭院可以仰视每层楼一座座拱形门廊,抬起头一望无际眺望天花板;从上面各层走廊可以俯瞰中央庭院和庭院中间悠闲的酒吧,黑白条纹鲜亮的高雅沙发诱人坐享。我倆挑了酒吧一角最大那张沙发,要了两杯鸡尾酒,相倚而栖。

先生一手搂着我肩膀,一手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蓝色天饿绒戒盒,双眼炯炯一脸庄严地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我惊笑捂嘴,真的?第一次结婚是盲目,不知河水深浅跳进再说;二十年日子过下来,你了如指掌,是明知故犯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还是一往情深目不转睛地再问一句:“你愿意嫁给我吗?”我看着他爆炸头下那双长生不老的蓝眼,“愿意!”打开戒盒,戴上婚戒,拉着他的手跑到屋顶,夕阳下金色的威尼斯豁然展开在我们眼前。远远近近一片橙色屋顶,弯弯曲曲一条古老运河,天长地久之间你我相依。

夕阳无限好,黄昏胜朝霞。风雨同舟漂,再婚赛初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