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I Am Ready Now

大女儿上初中那年我晋升管理层,她忙于成型,我埋头工作。她初中的徘徊,高中的奋斗,大学的选择,我都没参与,只是在家吃晚饭时碎碎片片往我耳朵里飘入一点。一转眼她将去美国求学,我陡然感觉我将失去一段再也追不回来的生活。那年初夏公司大调整我失去工作,一家美国银行闻讯来请,职位诱人。我辗转反侧,最后决定充分利用遣散金在家过一段无业游民生活,只顾家,不问它事。

那年夏天,我天天给大女儿烧吃的。她吃素,我买了好几本素食烹调书,成了素食专家。她拿个叉子撮一口尝尝说好吃,那好味道渗到我心头。爱都注入调味料里,似乎她吃下去我的爱就到位了。八月底开车八小时送她去大学报到,她布置宿舍,墙上挂起一串照片,都是她中学好友,我来回找了几圈,只找到她父亲和她一张合影,根本没有她母亲的影子。分手那天在她宿舍楼下道别准备上路,我说再上楼到她房间用一下卫生间,她指指前面咖啡店,去那里上吧,说完头也不回扬长而去。我一路泪湿襟衫。看来调味料没放够。

接下去两年里,我短信问候,发十个她回一个,说忙。她放假回家期间日程排得满满的,也没功夫交流。寒假里忙着找暑期工作、健身、会朋友;暑假里两份工作,像只蚂蚁进出不停。念完大二在欧洲找了暑期工作,家也不回了,从学校直飞伦敦。我在家待业两年,想做的事做了,该补的洞补了,就是心里对大女儿那块失落感还是空空一片没填上。

那天大女儿在和我先生视屏,说她这个星期去维也纳会她初中好友,下个星期去巴塞罗那与高中闺蜜相聚。我脑袋凑进屏幕说,我也真想飞过来看你。她说,真的?我说是啊,想死你了,天天在地图上追你。过了两天她发我一个短信,想来柏林会我么?想!我马上嬉皮笑脸说服先生别跟来,让我一人去促进母女感情。

我把柏林的吃住行用心研究一番,百般挑选租好一套公寓,闹中取静俯瞰市中心公园,且把城市轮廓尽收眼底。她到达之前我下载好公交app,买好她喜欢的各种水果。女儿最爱素食、甜品、咖啡、复古店、博物馆。我们每天走东逛西,一一拜访柏林最抢榜的素食餐厅、最酷的咖啡厅、最地道的甜品店、最热门的复古店、最闻名的博物馆。每到一个素食饭店,我还能头头是道告诉她店的历史、店主的背景、厨师的拿手菜、素食榜上排第几名。

女儿开了心里话匣子,一边慢慢品着美食,一边缓缓告诉我她的乐、她的悲、她的憧憬、她的担忧。有一天谈起和她妹妹的不和,她愤怒地告诉我,她恨妹妹老到她衣柜里顺手牵羊,但更恨父母不但不阻止妹妹,还批评她当姐姐肚量不大。我开口辩解,但当夜左思右想意识到自己不但多此一举,而且会闭上她的话匣子。第二天等她一醒来迫不及待告诉她,我想过了,父母都没有当过姐妹,显然对她理解不够,难为她了。之后她接着侃侃倾吐。从她的畅谈中我了解了她的知心朋友、她的心上人、她目前面临的一些重要决策和其中的是是非非。

临别那天,我把她送上出租车,不禁眼泪盈眶。她跳下出租,跑回来给我一个拥抱。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主动抱我。我去机场路上一路洒泪,但这回是幸福热泪。回家第二天早上醒来,打开手机第一眼看到她的短信。从此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她的信息。

我回到多伦多第二天便打了个电话接受了一份工作,“I am ready now.” 停业在家两年,想做的都做了,该补的都补了。我头上扎着女儿替我挑的发绳,心里觉得满满的充实。朋友问我为什么选这个公司,因为办公室离我小女儿将去上的大学很近,可以经常约她吃饭聊天,免得以后满世界追她补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