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湖心岛幽灵

先生在乔治湾租了一所度假屋,带上全家去休伦湖过暑假。在车里吃完薯条,看完电影,车到船埠。租了一艘机动船,跳进船里,一会儿小船乘风破浪,清凉的湖风迎面扑来,船后两边分叉划出两道白花花的尾浪。

到了绿树覆盖的岛上,走上一条石径,坡顶便是一所百年原始木屋。自来水每天用水泵从湖里抽上来。主屋包括厨房客厅主卧,再往前沿石径走二十来米东西分别两个小屋当次卧。屋里不装电灯,全用油灯和蜡烛,到了宁静的夜里,灯苗闪闪,象黑暗中点缀着几只金色的眼睛。客厅卧室里挂满了水彩画,画的都是四周湖景,烈日下饱经风霜的千年岩石,岩缝间不屈不挠的百年老松。来迎客交屋的房东说,这些画是她母亲的作品。她母亲热爱湖心生活,除了湖水结冰的冬天,一年三季守着木屋,享受与现代隔绝的大自然生活,最终如愿去世在岛上。最高处窗附湖岸的那个次卧曾经是她母亲的画室。母亲父亲都按遗愿埋在岛上她的画室窗前,永世守着她心爱的岛屋。屋里所有摆设用具基本保持母亲在世时的原样。

小女儿最喜欢原是画室的那间美丽小屋,于是在那里安顿下来,想热闹了跑来主屋找我们去游泳划船钓鱼打牌,想清静了躲在她小屋里捏着手机做她的事儿。头几天露面的时间较多,渐渐地埋头盯着她手机屏幕的时间越来越多。我们叫她少看屏幕她基本上当耳边风。是暑假,我们睁只眼闭只眼尽量不去找她麻烦,她也不客气,化在屏幕上的时间与日俱增。

大约一个半星期后,有天深夜,我和先生在沉睡中被贝拉的叫嚷声吵醒。她裹着被子从小屋里跌跌撞撞跑来,脸色苍白,气喘吁吁,说是有鬼上门。她说她黑暗中听到有脚步声轻轻走到她床边,她埋头躲在被子里面,感觉到有一只手隔着被子轻轻抚摸她脑门。等脚步声走远后,她一骨碌从床上跳起冲到主屋来找我们。我们将信将疑地安慰她一阵,在客厅里搭了沙发床,哄她入睡。

第二天,女儿起床后去充电处找她手机,倒抽一口冷气。手机已不在桌上,而是浸没在地上狗喝水的水盆里。手机报废,接下去几天里女儿只能“过原始人生活”。虽然废了手机我心疼钱,心里还是暗中庆幸女儿被逼上梁山。

那天早上,先生在湖边垂钓。晨曦暖和,风平浪静,四周一片寂静。突然飞来一只蜂鸟,在他面前空中原地漂浮一番,然后停在他捏着鱼竿的大拇指上,歪着小脑与他对视了几秒钟。那几秒钟里,先生感觉到心内心外一片神妙的安宁。蜂鸟一般喜欢回避,难以捉摸,居然这么大胆来接近他,先生觉得很奇怪,跑上石径来告诉我们。我正在门外晒衣,看到那只蜂鸟跟着先生飞上来,在阳台上停了一会儿,然后空中转了一圈飞走了。先生至今确信,那只蜂鸟是女画家来告诉他,我们住在她家一切平安。

回城后,先生在度假屋出租网页上给房东写回馈:“很荣幸认识您和您母亲 ······”

 

晨露点滴

龟鱼虫鸟

家里还养了乌龟、金鱼、鹦鹉和壁虎,在它们身上也观察到不少趣意。

乌龟:

  1. 头上永远有瓦,无需按揭。
  2. 明月、清风、寒舍、乐居。
  3. 要长命多打打盹儿。
  4. 能躲得起何必跑得快。
  5. 无牙也能咬人。

鹦鹉:

  1. 有一张巧嘴,没有手也有办法。
  2. 发言有人先给打草稿,自己精选增值。
  3. 说来话短,一语道破天机。
  4. 引人笑自己不笑才显幽默。
  5. 多洗多梳多照镜子,永远不要疏忽打扮。

金鱼:

  1. 永远多姿多彩,从不多嘴多舌。
  2. 自管自,不管闲事。
  3. 睡觉的时候也睁眼看着点儿。
  4. 边吃边拉,一条龙作业。
  5. 生命在于运动。

壁虎:

  1. 贴在墙上的不都是画。
  2. 被人叫虎的不都是虎。
  3. 一眨眼功夫短,不眨眼不是没功夫。
  4. 永远睁着眼睛,从没说过亮话。
  5. 前有长舌扫描开路、后有长尾自灭掩护,所谓首尾呼应、浑然一体。
晨露点滴

犬猫智慧

自从家里养了狗和猫,在这些动物身上观察到不少智慧。

先说猫:

  1. 可以晒太阳休息时,别错过大好时光。
  2. 吃东西恰到为止,不要因为盘里还有就多吃一口。
  3. 醒来时别急着起来,先伸伸腰拉拉筋。
  4. 勤洗手,勤洗屁股。
  5. 给人家温暖,自己也会得到温暖。
  6. 想亲热了自己去取,不想的时候不勉强迁就。
  7. 做人要有骨气,让周围的人包括上司知道你的界限。
  8. 不要亏待自己,让周围的人包括上司知道你的偏爱。
  9. 即使别人不同意的事,觉得自己合理,值得争取几番。
  10. 拉了屎自己埋好。

再说狗:

  1. 可以出去动动、透透新鲜空气,要高兴抓住机会。
  2. 吃东西不要挑剔;有得吃就抓紧吃。
  3.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4. 家人进门去打个招呼。
  5. 同在一个屋顶下,坐到旁边去作个伴。
  6. 不管人家怎么待我,我始终忠诚相待,不降低自己做人标准。
  7. 别人对你好记着感恩;对你不好权且当作没发生,下次重给一个机会。
  8. 人家气头上骂你别放心里,装作没听见。
  9. 上司不高心的时候不要去火上加油自讨苦吃,避开一会儿。
  10. 不管户外到哪里,看一看,闻一闻,留个某某到此一游。

 

晨露点滴

夫妻相处

ARKive image GES037401 - Brazilian three-banded armadillo

有时候真想把老公一脚踢出家门。肚里有股火山一样的负能量,想通过臀部力量从脚尖爆发出去。于是把老公想像成一只巴西三带犰狳,看我穿好皮靴向它咄咄逼近,它赶快卷缩成一只球,让硬梆梆的盔甲裹住全身。然后我把自己想像成巴西足球明星贝雷,瞄准最佳角度,把心里所有怨气集中到脚尖,猛然发力,象闪电一样发射到犰狳球上。犰狳球飞过门槛,越过门前大树,射向蓝天,消失在白云之中。

痛快!等脑子里的眼睛看到了蓝天白云,怒气顿消,一边继续想象该走多远到哪家邻居的绿色草坪上把犰狳去找回来,一边默默感谢造世主赐予我们想象能力。这样的情景永远属于想象世界。老公看我出了神在傻笑,问我笑什么,我说我在白日做梦踢足球,你避远点,万一真的动了脚不小心踢着你会心疼。

有时候真想把老公搂进怀里融化。心里有团春天一样的温暖想穿过十指从手指尖里冒出来。于是趴在老公宽宽厚厚的肩上,抚弄他胸脯上的绒毛,戳戳他下巴上那口小井,慢慢舒展他脑门上的皱纹,手指缠着他的卷发悠悠转圈,附到他耳边咬咬他耳根,轻轻说几句悄悄话。让我的十指尽情周游,让心里的正能量缓缓流出指尖,注入老公的心里。老公是春天的竹子,浇一点水,就如雨后春笋拼命生长。

享尽刚劲,沉醉温柔,一边感觉体内热血流过每个手指脚趾,一边默默欣慰我们相爱如初。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活。老公抚摸着我的背脊问我在想什么,我说我在过日子,什么也不想,再说你像个吸血情鬼,把我脑子里的血都吸空了,没法想了。

这两种情景之间,是柴米油盐,养儿育女;业务指标,公司政治。我做早餐,你送孩子;我烧晚饭,你叠衣服。日复一日的琐碎和操劳。前景狂风暴雨是生活的起伏;后景水光潋滟是日常的点缀。水光潋滟的日子多,狂风暴雨的时辰少,所以还是一个安宁美好的避风港。

夫妻相处几十年乃人生最大考验。岁月会把本来就看不惯的那些东西越磨越大,万里长征还会走些弯路、添上一些新毛病。鸡毛蒜皮很容易大做文章拿个放大镜来扩大,太阳底下就成了导火线。好在有些感觉可以放到想象世界,一笑了之;有些感觉可以播于现实,种花得花。

晨露点滴

抓住今天

墨西哥信用卡去年利率平均38%。相比之下,美国15%,加拿大16%。为什么高出一倍还多?这跟墨西哥人的思路有关。给你说个故事。

墨西哥每月十五日和三十日工资。所有酒吧间那两天不管是星期几生意特别好。我在墨西哥上学时学校的奖学贷款金也是那两天发的。刚到墨西哥不久,有一次头天刚发钱第二天比索大幅度跌价,以后每次一拿到比索就去换成美金,用的时候再逐渐换回比索。有一天,同班同学看我领了钱就拔腿往校外跑,笑话我:

“还是你动作最快,第一个奔酒吧。”

“哪里,我是赶兑换所关门前去换美金。”

“钱马上花了对付通货膨胀最有效,何必换来换去浪费手续费?走,喝酒去!”

“钱都喝了,没钱了怎么办?”

“借呗!”

“借了还不出怎么办?”

“还不出是贷款人的麻烦,你欠钱你老大。我们欠了世界银行国债,人家跟在我们屁股后面转,这个建议那个方案,还不是接着贷?是不是我们占上风?”

怪不得!借钱多,坏账多,利率当然高。这是今天有酒今天醉、明天无酒明天借的价格,可人家活得痛快,开心无价。

说到开心今日,我还有个故事。在墨西哥那时候我有个朋友的朋友叫胡安。胡安有两个家,两个“老婆”,两串儿女。我忍不住好奇心问他:

“你维持两个家,两个老婆都没意见?”

“两边瞒着,都过得开心。”

“那你不担心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会暴露?”

“明天的麻烦干嘛今天伤脑筋?船到桥头总会直的。来来,接着喝!”

多年后,我出差墨西哥,偶然见到胡安,胡安一定要拉我去他家吃饭,我开玩笑问哪个老婆家,他说大老婆。我很惊讶他还守着两个老婆。

“没换过,就原来那两个,我够忠实吧。”

“瞒了这么多年了?”

“早被发现了。从此以后我天天陪大老婆吃晚饭,陪小老婆睡觉。”

“大老婆没意见?”

“大老婆嫌我睡觉打呼噜,正好顺水推舟。”

“小老婆不在乎你不跟她吃晚饭?”

“我公平呀,人在哪心在哪,在一起的时候天下就她一个。”

“以后分财产会闹矛盾。”

“两家吃完用完,没储蓄没财产。走,我们吃饭去。以后的事儿今天甭操心。”

在胡安大老婆家吃完晚饭,居然还是大老婆开车把胡安送去小老婆家的呢!

晨露点滴

我家老四

Don at drums

丈夫要四个孩子,我给他生了三个,加上他本人,其实我家还是有四个孩子。我丈夫是个十十足足的孩童,不信我给你举两个例子。

我们第一次约会,共进意大利晚餐。优雅的桌布,温柔的灯光,我等他选个话题。他看看面前一盘意大利长面条,抬头说:“想不想看我给你表演个节目?” 我说好啊。也许他能做魔术,袖子里掏出朵红玫瑰之类。他从盘里挑出一根长长的面条,把面条的一端塞进他一只鼻孔,然后把面条慢慢往上推。等面条在里面爬过鼻子和咽喉交接处,他把另一只手的两个手指伸进嘴里,捏住那个面条头,噌地往嘴外一拉,面条另一端火速上升飞离盘子,在空中象条细细的鱼尾巴一样颠了两下,被他手指抓住。现在他两手分别捏住面条两头,一头从鼻子里出来,一头从嘴巴里出来。他冲我笑笑,开始象拉琴一样把那根可怜的面条在鼻咽道上来回拉动,还加点旋律。他脸上沾着番茄酱,一付胜利自豪的表情,象个一脸鼻涕刚把积木搭成功城堡的孩童。

再说他向我求婚。庄严的时刻,我等着他递上一只钻石戒。按风俗,男子求婚要备好一只相当于他三个月收入的钻石戒。我办公室一个过来人警告我,要是男人说现在不买,等以后钱多再买可以买个更大的,那叫唬弄,现在没有以后就甭想了。好吧,我就笑眯眯等着瞧。没说那唬弄的话,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戒指。你猜猜啥戒指,是一只小小的钥匙圈!大小还正好!象幼儿园里五岁的乔尼用橡皮泥做的戒指向同班小妞珍妮求婚,神情郑重,眼里充满希望。

结婚多年,虽说他童心未减,但也不是一点没长。当了父亲后,把孩童玩耍起来的那种专注执着用于教育孩子。孩子滑雪溜冰打网球都是他带出来的,天下没有难事、凡事自己动手也是他的影响。有一天他抬回一套爵士鼓,过两天拎回一只电吉他,隔些日子背回一只电子钢琴,又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只混音器,地下室居然变成了一间音乐工作室。他吃完晚饭就钻入地洞在那里摇头晃脑唱唱弹弹,自得其乐到半夜。很快,孩子们伸头探脑也到地下室东摸西摸。有一天放学后,小女儿叫来一帮同学敲敲打打,唱唱跳跳。丈夫一脸高兴地说,鱼儿上钩了。果真,从那天起,我家地下室天天有乐队。

前一阵子,我倆星期天早上醒来后躺在床上流连。我看着窗外白雪盖树,问他:“假设你一觉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已莫名其妙被移植到另一个星球,第一件事会去做什么?” 我自己心里想着先得起来看看周围是什么生存环境,哪里取水。他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去找网球场!” 哈,海可枯,石可烂,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刚结婚时他大约八岁,如今差不多十岁。我家老三已经十二岁,所以丈夫现在排行第四。我很幸运,永远不会空巢,而且常常享受只有童心才能创造的一些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