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湖心岛幽灵

先生在乔治湾租了一所度假屋,带上全家去休伦湖过暑假。在车里吃完薯条,看完电影,车到船埠。租了一艘机动船,跳进船里,一会儿小船乘风破浪,清凉的湖风迎面扑来,船后两边分叉划出两道白花花的尾浪。

到了绿树覆盖的岛上,走上一条石径,坡顶便是一所百年原始木屋。自来水每天用水泵从湖里抽上来。主屋包括厨房客厅主卧,再往前沿石径走二十来米东西分别两个小屋当次卧。屋里不装电灯,全用油灯和蜡烛,到了宁静的夜里,灯苗闪闪,象黑暗中点缀着几只金色的眼睛。客厅卧室里挂满了水彩画,画的都是四周湖景,烈日下饱经风霜的千年岩石,岩缝间不屈不挠的百年老松。来迎客交屋的房东说,这些画是她母亲的作品。她母亲热爱湖心生活,除了湖水结冰的冬天,一年三季守着木屋,享受与现代隔绝的大自然生活,最终如愿去世在岛上。最高处窗附湖岸的那个次卧曾经是她母亲的画室。母亲父亲都按遗愿埋在岛上她的画室窗前,永世守着她心爱的岛屋。屋里所有摆设用具基本保持母亲在世时的原样。

小女儿最喜欢原是画室的那间美丽小屋,于是在那里安顿下来,想热闹了跑来主屋找我们去游泳划船钓鱼打牌,想清静了躲在她小屋里捏着手机做她的事儿。头几天露面的时间较多,渐渐地埋头盯着她手机屏幕的时间越来越多。我们叫她少看屏幕她基本上当耳边风。是暑假,我们睁只眼闭只眼尽量不去找她麻烦,她也不客气,化在屏幕上的时间与日俱增。

大约一个半星期后,有天深夜,我和先生在沉睡中被贝拉的叫嚷声吵醒。她裹着被子从小屋里跌跌撞撞跑来,脸色苍白,气喘吁吁,说是有鬼上门。她说她黑暗中听到有脚步声轻轻走到她床边,她埋头躲在被子里面,感觉到有一只手隔着被子轻轻抚摸她脑门。等脚步声走远后,她一骨碌从床上跳起冲到主屋来找我们。我们将信将疑地安慰她一阵,在客厅里搭了沙发床,哄她入睡。

第二天,女儿起床后去充电处找她手机,倒抽一口冷气。手机已不在桌上,而是浸没在地上狗喝水的水盆里。手机报废,接下去几天里女儿只能“过原始人生活”。虽然废了手机我心疼钱,心里还是暗中庆幸女儿被逼上梁山。

那天早上,先生在湖边垂钓。晨曦暖和,风平浪静,四周一片寂静。突然飞来一只蜂鸟,在他面前空中原地漂浮一番,然后停在他捏着鱼竿的大拇指上,歪着小脑与他对视了几秒钟。那几秒钟里,先生感觉到心内心外一片神妙的安宁。蜂鸟一般喜欢回避,难以捉摸,居然这么大胆来接近他,先生觉得很奇怪,跑上石径来告诉我们。我正在门外晒衣,看到那只蜂鸟跟着先生飞上来,在阳台上停了一会儿,然后空中转了一圈飞走了。先生至今确信,那只蜂鸟是女画家来告诉他,我们住在她家一切平安。

回城后,先生在度假屋出租网页上给房东写回馈:“很荣幸认识您和您母亲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