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姊妹妻

春妮、秋菊和冬梅风华正茂时都在墨西哥城工作。九十年代初,往国内打电话一分钟一顿饭的价钱,觉得和国内亲人特别远,在外面碰上两个天生合得来的小姊妹,亲密极了,一下班就形影不离,逛商店,包饺子,泡舞厅,嘻嘻哈哈,叽叽喳喳。那时候哪像现在海外华人一堆一堆的,当时马路上看到一个都稀奇,别说三个中国姑娘走在一起,常常惹得马路对面的墨西哥男人吹口哨捧场。

当时三个里面一个有爱。爱屋及乌,似乎一妻两妾,上哪儿都带上三房。人家请他参加派对,请一对来四个。墨西哥朋友们看着他眼红,说他好运,泡了中国妞好像当了中国皇帝,身边拥着一群妃子。

天下没有不散的酒席,况且二十几岁的姑娘是本长篇小说的开端,情节象深宫多门,一扇扇展开,柳暗花明。这小说留着以后看,先给你几句概括一下。

秋菊不慌不忙、东挑西拣,冬梅给她介绍过不少男人,但一个也没搅乱她心率。一直到西蒙捧着一束红玫瑰大雨淋漓中出现在她门前,她突然产生要给他做一辈子饭的愿望。不久,跟着西蒙回美国成家。临走前总觉得留下春妮冬梅两个不放心,再三叮嘱,要安神定心。

冬梅爱以读书为借口周游世界,每念一个学位会惹出一朵浪花。在欧洲留学认识了同班同学唐纳德,心中闹出一场海啸。失魂落魄,天昏地暗,没有唐活不下去。眼见她日渐消瘦,无药可救,春妮把她揪到机场,押上飞机,一张单程票打发到加拿大东岸与唐相聚。

春妮邂逅来墨西哥出差的罗阿夫,双双一见钟情,还没说上三句话已经手心润汗,心跳如揣兔。瞬间爱得天翻地覆,辞了工作卖了房,追着她心上人去加拿大西岸扎根了。

几年内,三只鸟儿都随着爱心各飞东西。转眼二十多年,三个女人该起家的起家,该致富的致富,该事业的事业,扯大了半打孩子,滋养着各自丈夫。

春妮在棕榈泉买了房,和罗阿夫去度假时发信给秋菊和冬梅,你们来吧,我们该聚一聚了。好!咱们再演一次一夫三妻。冬梅跳上飞机,从不亲自开车去机场接人的秋菊头一次亲驾洛杉矶机场,接了冬梅,两人快活得像电影里刚开始度假的赛尔玛和露易丝,一路顺风驰往沙漠,两边高高的棕榈树在暖风中一一点头哈腰。

虽说徐娘半老,春妮还是圆臀细腰,一举一动散发着妖娆妩媚;秋菊依然纯洁无暇,一笑一脸甜蜜,迷人可爱;冬梅长腿翩翩,气质一如既往。仨姊妹拥着我们的老公罗阿夫吃饭喝茶,开车兜风,赶集逛街,嘻嘻哈哈,叽叽喳喳。忠厚的罗阿夫忙着开酒瓶,陪着三位夫人谈笑风生。

仨姊妹说,下次等不起二十多年再相聚,二十个月吧。下回,该轮到西蒙当皇帝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