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传宗接代

小女儿两岁那年,全家来到意大利离弗洛伦萨城不远的孟达尔奇诺小镇郊外一所农庄度假。那时大小两个女儿,我已完成三十五岁之前生育的自订目标,心满意足。先生原想要四个孩子,但一个手掌拍不响,只能随意。

度假期间,先生建议把孩子和保姆留在农庄,我俩自己出去溜达两天。自从有了孩子,和先生单独相处的时间稀有珍贵,我欣然同意。于是吻了孩子,钻进车里,一溜烟消失在托斯卡纳乡村连绵起伏的平缓山坡里。开开停停,停停开开,一片片翠绿的葡萄园,银绿的橄榄树,宽实茂密的橡树,英俊高耸的柏树。先生翻开地图装模作样研究,我面对太阳把日光吸个够。

先生顺着山路弯来转去,似乎漫无目标,却象被无形的向导牵着似的往山中深处跑,一会儿柳暗花明蓦然停在一座古老僧院面前。石墙饱经风霜,看得出岁月磨练,肯定比那些一千年后造的教堂还老。果然,这寺院造于800年,墩守山间一千两百多年,周围群山环绕,似乎把岁月挡在山外,院内永恒不变。

我走进教堂,里面没有半个人影。格里高利诵经音乐充满整个大厅,沉沉荡漾在每个角落,轻轻触弹着我每根神经。正前方耶稣敞臂高高钉在十字架上,俯望芸芸众生。从门口到前坛,我一步步缓缓穿过两千多年历史,每走一步,就像脱落一层尘世凡衣,最后裸心站立在耶稣像前。我不是教徒,但崇赏智慧追求简单。仰望着高高在上的耶稣,我顿觉自己在历史长河中是那么渺小,不禁自问,短暂一生是否有无论多渺小的使命。是石沉深海,游魂归底,还是水滴大洋,荡漾瞬间?

我发现前坛边上有个通向地下的石阶,好奇心领着我步步走下狭窄的地道。下面是个地下石窟,大约三米之宽,一人之高。弧形的洞顶和左右及地面都由长方形大石块筑成,石洞的古老凝结了洞里时光,隔断了外面世界。一盏蜡烛给洞里赠洒一片柔光。正面墙上一幅壁画,画中是刚被从十字架上放下来的耶稣,肋上伤口还鲜血淋淋,宛如昨日刚刺,两个天使左右轻扶他的双臂,画中安宁多于痛苦。我端详着画面,似乎穿越时空到达一个真空世界,身边没有任何凡人琐事打扰,脑里没有任何忧虑烦恼分心,前后是千年万年奔流不息,而此时此刻,时间流逝悄然停止,没有人间烟火,只有微不足道的我在冥冥之中试图观察自己微不足道的生命。我在一片肃静中独对耶稣,心中默默相问,这两千年历史是否已证明您为人类作的牺牲值得了?

不知一人在石洞里耶稣前站立多久。先生找到我,从我身后轻轻俯吻我耳根,把我从冥冥中唤回到现实。我转过头说,咱们接着生孩子吧。他笑笑说,看来还是耶稣说服力大。我说耶稣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也许两千年还不够下结论,生命有延续才有可能创造答案,传宗接代是咱根本使命。先生眨眨眼说,我在巴尼奥维袅尼镇订了房间,听说大主教也来这个镇上泡温泉,是完成历史使命的好地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