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简妮

简妮排行第二,姐姐比她大两岁。她出世才三个月,妈妈又怀孕了。老三是个好动多惹祸的男孩,简妮才一岁,妈妈的注意力便转移到弟弟身上去了。两年后,又一个妹妹出生分了妈妈的心。于是,简妮自己养了个布娃娃,上哪儿都抱着,全心全意照顾着,俨然一个小母亲。

小学那几年简妮老爱偷姐姐的东西,两姐妹打架,妈妈在一边给姐姐助威。到中学,简妮的玩具是男生,走马观花三天换两个。 弟弟的朋友和他开玩笑:“嘿,玩了你漂亮的姐姐了。”弟弟一句驳回:“你搞错了,是我姐姐玩了你了。”那么多男生她信手拈来,却总也满足不了她精神上的饥饿,还是飞蛾扑火一样永远在追求别人的注意力。当体操运动员那几年得了贪食症,吃了就吐,日而久之腐烂了满嘴牙齿,年纪轻轻配上一口假牙。在家里她偷妈妈的珠宝,为此让妈妈先后错怪了好几个保姆和清洁工。在学校里贩卖大麻,校长多次告状家长。最终母亲觉得山穷水尽把她赶出家庭。老保姆偷偷去看她给她送吃的差点自己丢了饭碗。

简妮天生一个运动员,凭着一手网球获了奖学金去加州上大学。妈妈说当老师是高尚职业,简妮毕业后就去当了老师。遇上一个对她百般殷勤的同事,说结婚就结婚,结了婚就开始吵架,六个月后便离婚, 老师也不当了。

简妮迷上了空中翻圈单板滑雪,开着车哪个州有滑雪竞赛就往哪儿跑,吃饭有上顿没下顿,经常靠饼干充饥,晚上蜷缩在车后座睡觉。她冠军亚军杯没少拿,但母亲说空中打滚算什么事业,只就近去看过她一次比赛,还指指点点说她赢了后向空中举起双拳不雅,应该双手胸前合十才得体。

简妮认识了一个以前美国下坡滑雪队队员查克,又在热火朝天地恋爱。查克周内咨询电脑公司,周末爱好驾驶小飞机。简妮的妈妈说,人家是个正宗的工程师,哪会跟你谈正经结婚。简妮心里不服,过了两个月从西雅图打电话过来报喜:“妈妈,他在空中倒着飞机向我求婚,我答应了。”

全身心投入三个孩子以后,最小那个小学还没毕业简妮又闹离婚了。为了孩子监护问题,吵得鸡犬不宁,律师换了好几个,反正父母给她出官司钱。如今简妮除了东奔西跑接送孩子,要么在与前夫交涉孩子交接细节,要么在谈恋作爱,又象接力赛似的,一个角色还没结束已经进入下一个。奇怪的是,她老遇上生活中充满困难的男人,酗酒的,吸毒的,患抑郁症的,都是极其需要她帮助的人。谁来帮助简妮呢?

简妮永远是那个紧紧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一个如饥似渴憧憬母爱的女儿,一个四处奔波无微不至的母亲,一个不断寻找却不知寻啥的孤魂,一个助人为乐永不停息的爱奴,就象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费尽全力推着大岩石上山坡,不到山顶注定会滑下来,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终生不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