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茶凉心不凉

LeavingPlaza

在银行做事近二十年,勤勤恳恳,步步升到副总裁。行里八万员工,五百副总裁,算是蛋糕上的奶油层。新执行总裁上任,从全行各国请了至上两百名领导共云战略,我还自以为是奶油上的巧克力粉了。一转眼,风险范围调整,所在部门被砍,竟然丢了饭碗。真是今日河东,明日河西。也许真是粉,弹指一挥就能吹走。

拿着遣散费在家修养,侍孩敬夫,为慈善机构奔波筹资之余随意写作练字,瑜伽太极,不亦乐乎。有一天,已退休的原部门执行副总裁找上门来,请我去吃饭,对我生活和将来打算非常关心,问这问那。几个月后,她在非洲东海岸游山玩水不知为何又想到我了。我当时刚换了电话号码,联络失败,她就去找张三,张三再找李四,李四把我追踪下来,她便来问候,说等她旅游回来请我吃饭。见了面还是那么关心,丈夫可好,孩子如何,将来做啥,一番鼓励。还说夏天再来请我。当我头头的时候可没这么亲密。

曾经工作过的另一部门的已经退休的头头也每隔两三个月来句短信,最近可好,现在干嘛,定个时间再一起吃饭。当我头头的时候当然没这么殷勤。

这些原先的上司,见了面没说起当年创造的成果利润,但记得我丈夫和三个孩子以及他们各个兴趣爱好。当初的业绩风吹花落,归了银行;留下的人情却天长地久,属于我们自己。

都说世态炎凉,人情薄如纸,我怎么觉得仕途末路还留得这么一份情深意厚呢。

我生日那天突然收到一个从澳大利亚过来的电话祝福,是我原来手下的同事奥格斯丁,半年前移居澳洲。居然记得我的生日,特地算好时差来电问候,使我惊喜万分。

原先团队里在巴西的费尔南妲每个月都从圣保罗来信问好。我回中国探亲,暂时无法使用平时与她交流的软件,她不知道,不见我有回音便心急如焚,通过其它途径把我找到,就想知道我平安无事。我感动不已。

以前手下的霞缦,共事时不好意思请我吃饭,我离开后特地来请我和家人聚餐,还非要送我精制甜品,而且从此每隔一阵便来约我见面,工作之余常常来电,苦的甜的聊上几句。

我是坠落天使,已脱离官场,身上无利可图;许多往日共过事的人却在无私关注我,使我觉得退到一边反而受宠若惊。

都说人过茶凉,我看茶可凉,心更热。没白干二十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