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卓娅的恋爱故事

卓娅出生在黑龙江边。爸爸是俄罗斯混血儿,女儿继承了斯拉夫血统。浪漫执着,纯真无瑕。油润的长睫毛忖托着一双明亮的心灵窗,黑黑的大眼睛能说话,说得都是心里话。

卓娅上初三时,在俄文老师的课桌上看到高一同学的作文本,有一本字迹特别漂亮,她留意记下了封面上的名字 – 尼古拉。有一天在校园里,一位女同学悄悄告诉她,擦肩而过那个男生就是尼古拉。他穿着军用棉袄,领子油兮兮的。卓娅望着他宽宽的背影,默默许下一个心愿:她要一生为他洗衣做饭,天天在家门前为他递上公文包目送他的背影去上班。

卓娅那双大眼睛每天在校园里寻觅他的影子,可是有几次他偶然离她很近,她又手足无措,垂眼看自己脚尖。两年就这么发热做梦似的靠着想象过去了。尼古拉考去南京军院,卓娅发誓来年要千里迢迢追到江南。可惜该校第二年不招女生,于是她选了离他最近的上海外院。大学报到一个月后第一个国庆节便鼓足勇气跑到南京,憋了整整三年的话终于吐出了口,不料尼古拉回答只有两个字:不行。

接下去的四年大学,卓娅从没摆脱心里的伤感。我是在她刚被尼古拉拒绝那段时间里和她开始作朋友的,陪她和李清照一起借酒浇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卓娅大三时和尼古拉在南京雨花台又见过一次面,尼古拉给了她一个理由。军校分配要去边远地区,两人不可能凑在一起。已经哭了两年的卓娅又在雨花台上撒下一片泪花。

卓娅到大四才稍微有点笑容,涂起了口红。原来那个大辫子姑娘出落成一个俏丽倩女。媚媚的大黑眼,靓靓的小红嘴,穿着蝙蝠袖翩翩而来,眼神里那丝淡淡的忧愁反而给她添了一分魅力。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定居立业,该考虑婚事的时候室友给她介绍一个又帅又有仕途的对象,看上去人好心善,无可挑剔。朋友说小伙子请她明天在什么饭店见面,看样子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那天晚上,有人轻轻敲门。卓娅开门,天上掉下个尼古拉站在她前面!风尘仆仆刚从火车站下车过来,还没放下行李,他劈头就问:“卓娅,你还要我吗?”卓娅愣了半天,不知是否在做梦,也不知想哭还是笑。不久我在国外收到卓娅的来信,说她结婚了,夜里常常在梦中笑醒,可是白天会哭,害怕突然失去眼前的幸福。我看惯了卓娅的泪眼,无法想象她从梦中笑醒是什么样,一定傻得可爱。

好多年后,我路过北京去卓娅家看她。她小鸟依人坐在尼古拉身边,尼古拉看她时一脸宠爱,她看尼古拉时一脸崇爱。他们有了一个女儿,家里充满温馨和谐。我想起卓娅十五岁第一次见到尼古拉时许下的心愿,不由看了一下尼古拉的衣领,干净整洁一点不油。

从卓娅第一次见到尼古拉到今天快四十年了。我屏上问她,和尼古拉过得好吗?她笑笑说,你去拿酒,我去叫李清照:“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