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点滴

小棉袄

Edgar self portrait

有一天我听到儿子在和朋友交换故事,说他是爸爸向妈妈求婚时作的一个保证。妈妈指着爸爸小时候的一张照片,说他如果能保证让她生个一样的小孩,她才会同意和他结婚。儿子的故事是真的。当时先生拍拍胸脯作了保证。后来生下两个宝贝女儿后,他抓抓头皮想起那个承诺,跑去问丈母娘有什么中国古传法生个男孩。于是丈人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本老黄历,舔着食指尖翻来翻去算了半天,递给女婿一张笔记,上面用钢笔字密密麻麻写着接下去的十八个月里哪些日子受孕可以生男孩。丈人说,虽然这黄历是早先皇宫秘法,成功率七成,但拿来给白人用很难说会不会牛头不对马嘴。每个月,先生把那张日期表拿出来认认真真地来对我的排卵期。他耐耐心心等了好几个月,终于对上号了。那天晚上月亮特别美,我们在乔治湾的一个湖心岛上度周末,女儿都睡了,我俩躺在落地纱窗边的沙发床上赏月听湖。我说今天累了,他说不行不行,好不容易等到星星月亮都对好位置,哪能错过良机。好吧,那就试试。嘿,这丈人和女婿的中外合作项目还真成功了。

儿子跟我好贴心。我工作压力大,回到家经常两条眉锁在一起。我一进门,我儿子就和狗和猫一起赛跑似的远远奔来扑我怀里,我眉开眼笑。夜里等孩子上床后,我拿出手提电脑又开始工作,儿子穿着睡衣悄悄下楼来,给我泡杯菊花茶,我呡一口心里暖暖的。有个星期天,我连续熬夜后心情糟糕,下楼时一不高兴把手里的茶杯从楼上扔了下来,杯子摔到楼底碎成几片。儿子默默从我手里接过一大堆文件,然后去捡起碎片,一脸同情守着我。我经常出差,再早的班机,儿子都再三叮嘱我早上叫醒他,我出门他要送我到门口,亲个再见,还塞给我一块卵石之类的小玩意儿,作为吉祥物保佑我旅途平安。

儿子要考中学了。先生和我都希望他能进教学质量和环境好点的私校。他有他自己打算。我们替他报了名,他去面试,结果没录取。我打电话给录取官征求反馈。录取官说,您儿子是个人才,潜力很大,但他坚定表示本人对我校根本不感兴趣,来面试是给家长面子,我们尊重孩子意愿,也认为家长不宜强迫,等他自己想来了您再叫他来找我。我问儿子什么原因不想进私校,他含含糊糊始终没给个明确的回答。

那个时候我公司新总裁上任,调整战略重点,我所在部门被关闭,我失去了职位,面临一个十字路口,或者另图新马继续奋斗,马不停蹄不让事业减速;或者享受一生难得的工资照发遣散期,换换空气再重找工作。当然,中断事业会降低身价,人过茶凉,有得有失。我晚饭餐桌上征求家人意见。儿子马上积极建议,歇一歇,再找个少拿点钱但是有业余时间的工作。我心中恍然起了个问号,儿子抵制上私校,是不是在为我减轻负担,叫我不要为了赚昂贵的学费钱拼命? 我豁然开朗,心里无限感激地收下儿子的一片心意。

有一天我左手一杯茶右手一本书从楼上哼着小调下楼来,儿子笑嘻嘻地说,好久不见茶杯从楼上滚下来了。我手机日历上每天六点钟还会出现他三年前输进去的一句提醒,“回家去与你宝贵的家人在一起”,里面有段注解:“亲爱的妈妈,我曾经问你几点下班,你说目标七点,但离开办公桌不容易,常常超过七点并不知道,所以我提前一个小时提醒你。爱你的爱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